【3.29更新】我的萝莉同桌

08.01 更新《苏东坡突围》正文、《我有一个恋爱》标题。

**

**

萝莉者,姓P名L,湖南永州人也。年十有五。(本文所述年龄,若无特别注明,皆为虚岁)生长乎潇水之滨,求学于湘水之畔。桃花眼,鹅蛋脸,樱唇皓齿兼幼儿身材;加之嗓音如泉水泠泠、好鸟嘤嘤,言普通话竟也绵软似吴语,令人遥想江南女子的风情。一言以蔽之,实为萌中萌物也。
余,姓某名某,别号芦屋逍遥轩,又号白奎章,又号惟任,又洋号Sorma,湖南长沙人也。年十有八,与萝莉依古礼正是一戴冠一及笄的最佳match。若按青春文学中常见的说法,则“将我们的年龄相加再求平均数,就都有了一个美丽的花季”……
……怎么扯到那个去了?

我为什么突发奇想写这么一篇东西呢?是因为与此女同桌近一月,积念于心,欲发于外,故作此文以饗众人。

初知得与此萝莉同桌,着实令我惊喜了一阵。身边一个萌萌的孩子,纵谁也会心中欢喜的。又及平日知道,此女好读书而寡言,颇有长门大萌神之风,更添欣喜。
然一月既往,抚今追昔,方知当初之大谬,今是而昨非矣。

此女有一PDA,内置小说三百篇,言情为主,兼有奇幻。普通电池已不敷用,特花三十块钱买了上好的充电电池。现在她每天早上到教室,都会似自语又似报告地说一句“昨晚又看小说到x点”。根据我学校寄宿生的作息时间(我不是寄宿生),可以计算出她每日的休息时间:四~六小时。
虽然如此,她课上却从不睡觉,及至上课,若坐在前排则爱做什么练习册做什么练习册,几乎不听课。若在后排,则拿出PDA看小说。我问她“你自己写小说吗?”答曰不写。又问“那干嘛总在看?”答曰上课无聊。
这样的人,考试往往在年级百名左右,而埋头圣贤书中如我者,仅止于十数名,投入产出比之不平等,实在令人无语。

说到这里,大概会有朋友觉得,怎么这么像日漫中的人物?该不是笔者精虫上脑,臆造了这么一个人吧?
其实,我自己也觉得,自己俨然成了日漫里的吐槽男主角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目录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·咖啡有害健康序
此女每天仅睡四到六小时,难道是特殊体质使然吗?我后来发现不是的——
每天两罐雀巢,这就是其所以精神饱满之秘诀。
但是,由于长期熬夜的关系,此女肝火肺火极旺:唇不施朱而丹,面不施粉而红,很有一种所谓病态美。(说起来,我也因为别的原因有同样症状,但不如她严重)我曾经告诫她,咖啡有害健康,应多饮茶少饮咖啡,但没有什么成效,也就此作罢了。
孰料,咖啡除以上说的之外,还带来其他的副作用……

·咖啡有害健康1
一日,她满面困扰的表情,对我说:
“怎么办啊~我好怕被那个生活老师退宿~”
我:“你做了什么坏事,要退你的宿?”
“没有啦!我今天中午在寝室里喝咖啡的时候,把杯子打翻了,结果都泼到墙上去了,脏了好大一块啊~”
我无语,此等小事就要退宿?
“那个老师好变态的,最喜欢拿退宿要挟人了~怎么办啦~”
哦,不过如此而已,说说吓唬人的嘛,一个生活老师想来也没有那样的权力。
“……我试过用刀子刮,还用指甲抠,都没用啊,怎么办~”
“什么!?”我当即叫出声来。看她十指,果然有白色的墙灰。
彼苍者天!世间若果有神明,何以容忍此事哉?
……
表达了一番怜香惜玉之心后,我开始出主意:
“这种东西,拿砂纸磨一磨不就可以了吗?”
她的大眼睛忽闪忽闪:“砂纸是什么啊……”
……多费唇舌解释了什么是砂纸,它的外表如何,何处能买到之后,她又说:
“太麻烦了啦~不想买……”
我于是太息,此女虽然念的是高中课程,可生活经验完全是小学生的水平。
(萝莉心也萝莉心)
于是丢下一句“那去买张海报贴起算了。”拂袖而去。

·咖啡有害健康2
此女虽天生丽质,但颇不修边幅。头发常年不梳(虽然是短发,但也很不耐看,我曾经多次提意见,都被以没时间为由否决)却又小女子心性,羞于承认。
一日午间落座,觉有咖啡味不知何所来。环视之,见彼女校服上有新鲜咖啡色印迹,水杯内也有咖啡残滴。问曰:“你衣服上怎么有咖啡味?”
“嗯?昨天咖啡打到身上了。”
我突然邪念起了,想要让她自己说出“没洗衣服”来,欣赏一下Loli羞赧的神色。于是:
“嗯,我也看出来了,结果洗了没有?”
“打到身上了,手上也都是的。”
“你上次就在寝室里打翻,还搞得一墙都是吧。你衣服洗了没有?”
“嗯,就是打到身上了嘛。”
“打到身上,是啊,洗了没有??”
“跟你说哦,这个杯子盖不紧的……”
……
现在想起她满面潮红的萌也萌也样子,也真觉回味无穷也。

·犹豫乎脱衣
前文虽然提到彼女不修边幅,其实她的爱美之心却不逊于其他女生。
春日雨后,天气转暖。课上彼女忽语:
“我在犹豫啊~到底要不要脱这件衣服。”
这是一件白色针织衫,裹在校服的里面,所配帽子的白色毛绒装饰露出领口,加之她肌肤如雪,令她看起来颇似一只毛茸茸的小兔,非常可爱。
我尽力抑制邪念,若无事状答曰:
“热就脱啊,还要考虑?”
她缓缓扭过身来,细声慢语道:
“不是啦~我觉得这件衣服好漂亮不想脱,可是不脱又热……”她看我一副被雷到的表情,软软的声音如泉水流入冰下,凝噎而止。红云浮上脸颊。
察觉异状,我连忙抚其顶笑道:
“嗯嗯,我也觉得这样蛮可爱的,但是你还是要为自己的身体着想哦~”
……
如今这件衣服已经脱掉了,但是仍然叠好留在教室里——似乎是不舍地,等待着一个重新穿上它的机会。而我回想起想起她若一只白兔般的moemoe样子,也真觉回味无穷也。

·犹豫乎睡觉
一日晚自习中,余正埋头与数学恶魔进行殊死搏斗,双方死伤各半之时,忽闻旁边一声“娇喘”,嗯……
连忙转过头来:“怎么了?”
只看到她半眯着眼,无奈又无助地笑着。“我好想睡觉啊……”
我有些狐疑,也或许是没有回过神来。“……那就睡啊?”
“可是睡不着……”
嗯?我只能回给她一个不知所云的笑容。
接着,就反复琢磨这两句话。
反复琢磨,反复推敲,呃……她几时变成天然系的了?
这么一个念头窜出来,我随即惊恐地侧望——
只见她已然俯在桌上睡着了,睡得很香。
……Mah。
夜中寒风阵阵,我突然又起了怜香惜玉之心,想要把自己的衣服盖在她身上。
可刚拉开拉链,觉得寒气逼人……好吧,看她的样子,应该会比我这药罐子强悍一点……于是放下了念头,毕竟,萝莉没有小命重要。
把拉链重新拉上,又朝她看了一眼,却见她手一抖,把尺子扫到了地上,教室里非常安静,这一点声音就让她醒来了。
啊——,大概是做梦了吧?睡眼惺忪的她也很萌呢。我如是作想。口里却还寒暄着:“你方才不是说睡不着吗……”,心里却知道,缺乏逻辑,才是萝莉吧。
无聊的学校生活中有了这样美妙的点缀,真是一大快事,可惜仅有我一人得以受用了。

·马恩两导师
政治课上,老师提到马克思、恩格斯两革命导师的友情:
“恩格斯为了接济马克思,最后还是去做自己最不喜欢做的生意。如果没有他,马克思能够创造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吗?当然不能,所以……”下课铃声打断了她的讲古。
我百无聊赖地放下笔休息,却听见彼女娇声谓我:
“你说,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啊……”
我当即暴起!摆手夺笔,带起一阵旋风,漫卷桌上书页。一叠草稿纸啪地拍在桌上,笔走龙蛇铁画银钩,四个大字写满一张纸:
“腐也不可!”
抬眼视彼女,但见其樱唇微启,颜色煞白,双手抚胸,目露惊恐和不解。
我愣了一下。
还好还好,我接着便冷静下来。看来她只是偶尔头脑发热想到,没有被腐文化污染到。
于是仔细同她解释起来。“腐女子是热衷于男男配对和欣赏耽美作品的女性,往往将欣赏艺术作品的习惯代入现实中来。他们是人类的公敌——换言之,已经不是人类了,懂否?”循循以善诱之,她听得只连连点头。“嗯,听话哦,变成腐女,就没人喜欢了哦!”我微笑着轻语,这样作结道。

·颜色与情调
语文晚自习,照例有试卷发下。“抄你的哦!”她照例这么欢快地说道。
而照例,她是会做得比我还快,然后一把抢过我的试卷去对答案的。而事情也这么照例发生着。
她把笔一放,我便自觉地停笔抬头,看见她郑重其事、装腔作势地,学着落棋推子的架势,将试卷缓缓推过去。
“哎?你怎么用绿笔呢?”我突然发现,这么问道。
“嗯……用绿笔有情调些嘛!”答得笑容灿烂,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我嗓子里憋出“嗯”的一声,好吧,没逻辑是萝莉的魅力。于是接道:“窃以为,写在试卷上的东西,无论用什么笔,也不会太有情调的。”
“谁说的!”她突然放下卷子,“很多高考作文写得都很有情调的呀~”
接着从抽屉里,抽出一本与她的身材极不相称的大书,“我还背过很多呢!”这样颇似抗议地说道。
我看了看那书,大抵是高考高分作文集锦一类的。——“背”?她刚才说,“背”?
“你还背这种东西吗?”
“是啊,我不看别人的,不背别人的,我自己写不出东西来。”
我真是非常惊讶了。
须知此女与我乃本班语文老师北辰先生的两大爱徒,对她更是有“小仙女”这样的评价,不想,她作文还有这样的特色吗?难怪曾经在早自习的时候听她念诵“行走在消逝中……”,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。
等一下,满分作文,《行走在消逝中》,萝莉……
我于是额汗涔涔了,无心再说下去,急忙改换话题,连连对她的作文报以赞美之辞。(此女作文善铺排,多抒情,有秋雨散文之风)
不想,我渐渐觉得她有些腼腆之色,似颇有韵味。乃邪念复起,口若悬河。直讲得她面色泛红,微微颔首,低眉垂眼,衣袂掩脸……我不由自主地,停了下来。她一抬头,二人相视而笑,我莞尔兮彼嫣然而浅。
回想起来,我便了解了:其实有情调与否,不在笔的颜色,而在于能否在恰当的时刻,讲合适的话,令伊人自然流露出美妙的风情。
前女友多次批评我没有情调,不知得览此文时,评价能有改变否?余自长笑于此中夜矣。

·食粮与精神食粮
她吃得很多。
她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吃。
湖湘水寒,是以往往有辣油当口。
荆楚夏暑,因而常常是瓜果在案。
由常见的橘梨李杏,直到难得一睹的木瓜杨桃。
我听说中国各处,夸奖女孩子好看都爱用“水色好”——那么,她真是柔媚复生如水一般的萝莉了。
她读得很多。
她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读。
百无聊赖,是以往往有小说在手。
雅气熏陶,因而常常是诗书铺案。
由常见的言情玄幻,直到难得一睹的《朝鲜国王评传》。
我听说古人作文,夸奖女孩子有才都爱用“咏絮之才”——那么,她真是秀外慧中如道韫一般的萝莉了。
(以上仿此女作文铺排对偶、雅俗共赏之句。)
但是,这一回她却遇到了危机。

“怎么办……没东西吃了~”消闲般的英语课。她软软地将下巴放在桌子上,偏过头看着我。
“一会下去买嘛。”我没有当回事,头也不抬,继续悠悠然靠在椅背上,做着完形填空题。
窗外阳光很惹人,暖暖地透过大窗照在肩上、书上,颜色明晃晃的。空中的微尘也悠悠然飘来荡去,轻吹一口气,就看见它们倏然加速,隐入空气中再不见了。于是又把眼睛放回练习册上,慢慢地填下一个答案。
我很爱这种悠然的日子。
“可是没钱了呀~”
“哎?”我这才抬起头来。她的脸朝着窗户,阳光射得她睁不开眼。
因为她如前文所述,从小就吃得很多,所以上高中以来每月的生活费达到700人民币。这按我们的标准来讲,已经颇不可思议了。“你爸妈没给你打生活费过来吗?”我不解地问。
“我买了个MP4,用掉了两百多,吃不起了~”她的声音从来都那么湿润如江南春雨,这样诉苦的时候,简直像饱含着泪水一般令人动容——尽管她的神情是无奈地笑着。
我直起身子来,在她脸上造出一片荫。“你要个MP4有什么用?”
“看小说啊。”
“不是有PDA?”我几乎要怒斥她的浪费了。
“内存太小了,不够用。”
“你MP4多大空间?”
“2G。”
我无语凝噎。扭头长吸一口气,转回来看着一脸不解的她。
“两字节是一个汉字,一千字节是五百汉字,一兆字节是五百汉字乘一千,一G字节就再乘一千。”我本期待着她被这数字吓到的表情。
谁知道她却平静地回答:“知道啊,但是要放几百部小说呢,这个步步高(品牌名,其实是个仿PDA造型的电子词典)不够啊……”
……何必一次放那么多本呢?
“啊,那你这个月还剩多少钱?”
“两百……”她的嘴角耷拉下来。
两百块钱吃十几天,还要留有余钱应付突发事件,在长沙这种高消费城市未免近乎天方夜谭。我一时无法回应了。
“肚子好饿好饿哦~”她见我半天不作声,又趴在桌子上哀叫道。前排的笑笑君和树人君回过头来。
“你没有别的这种存储设备了吗?”笑笑问。
“我本来有个MP3的可是被妈妈没收了,这样子绝对不能再和他们要钱了……”
看样子,她是把食粮换了精神食粮了。可无论精神上还是身体上的饥饿,都是很令人受不了的。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,我们也不禁心生爱怜了吧。
“实在不行可以借嘛。”笑笑君说道。
“是啊,我们总不至于看着同学饿肚子。”我也附和道。“不过你也太狠了,为了精神食粮,肚子的食粮都不要了。”
她扫视我们一眼,又低下头沉默了,半晌没有说话,接着突然起身出了教室。我便和前排二位谈论起来。
交谈中树人君失语,隐约透露了他对彼女的非分之想。虽然中途连忙住口,但已被我们发现端倪,批判了一通。“你竟然对一个孩子动这样的念头……”笑笑君道。我也随声附和。

接下来的两天里,没有见她在教室里吃过东西了。
不知为什么,这两天她脸上不太自然的新荔之色逐渐淡去,留下肌肤雪白中透出微红,如同荷塘里含苞未放的莲花。
“你少吃东西这两天,脸色好看了不少哦!比平时可爱些。”我这么告诉她,不止一次。她则往往左顾右盼,一脸柔柔的颜色,不开口回答。时而又低下了头去,樱唇轻抿,“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”。我于是又想起江南了。

后来,她突然对我讲:
“不行,一定要和爸爸妈妈摊牌了。”
她那样看着我,如同迁徙兽群中的小鹿,面对一条浅而窄,却是平生第一次遇到的沟壑,暗暗下定决心的眼神。
“好哇,”我报之以微笑。
隔日,见她小口小口吃着一杯巨大的布丁,问起,她翘着嘴角告诉我,“妈妈送救济款过来了。”满脸的欣喜之色。
我笑着,“还是少吃一点好。”如此轻描淡写地,将心声道了出来。她则并没有显出心领神会的样子,只是自顾自的吃着。我又最后看了看她菡萏似的小脸——
这一次,不知何时再能想起江南了。

·且何谓YY也?
我前面同各位暗示过,此女几乎不上网。所以这一篇文章,也几乎没有被她发现的危险。
那么,问题就出现了。
她的小说都是哪里来的?

“你看,为了看小说,买了这么多电池……”我正在给笑笑君介绍她的Philips充电器及电池组。他兴致勃勃地看着。她则低着头看着Mp4屏幕,手却半天也没有翻页。
每当我们对她的东西发表评论的时候,她总是这样子。
悄悄地把脸藏起来,静静地听着。
静女其姝。

“买了多少电池了?”笑笑问她。
“嗯……”她抬起眼,手指轻轻点着嘴角。“充电电池四对,普通电池……几百对了吧……”
Nice hit, nice hit. We were 雷ed again.
她自顾自低下头去对着屏幕,我和笑笑则半晌才从麻痹中恢复。
邻座的琳姐也靠过来,问道:“你这些小说都是哪里下的?”
我想当然地接话:“大概就是起点之类的地方吧……”
“不是啦,”她抬起头。“都是我下铺一个同学传给我的。”
……好吧,这就是传说中的物以类聚。
“那……一般都看什么类型的?”
“类型啊……嗯,言情、玄幻、网游都有……”
“总之多是YY类的。”我这样总结。
她却突然放下MP4,大眼睛忽闪忽闪望着我:
“我一直想问,什么是YY啊?”
我又被雷到了。
乃望笑笑君,他也瞋目缄口不能语。
……好吧,怪只怪你纯洁到这样的地步……我又怎么忍心对你明言呢?
她还在用那种初生的小兔子,第一次睁大了眼般的眼神看着我。
须知我可是把兔子给养死了的!
……
突然灵光一闪,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
“呃……你去过晋江吧?”
“嗯!晋江去过哟。”她点点头。似乎很欣喜的样子,笑着——大概是因为,难得有一件我讲出来的与网络相关的东西,是她所接触过的。
不过,你也可以不用那么高兴——
“那里就多是YY。”我如是作结。

·苏东坡突围
“苏轼好花心——”她突然这么告诉我。
东坡居士绝料想不到身后九百年会被人这样评价。不过我对于这种毫无先兆的惊人之语,也算是习惯了。“怎么讲?”我问。
“你看,苏轼不是一直被贬,一直外放吗?”她边说着,边双手把一本书抱在胸前。这么有女人味的动作,本来就很令人着迷,加之她一身书香墨气,更是别有风致,乃又加之——是在用一种娇嗔的语调,埋怨一位千古才子的薄情——令我感觉如坠梦中。
当然,这并不是说我就这样呆呆地被迷住,没听她说什么了(毕竟不是动漫人物嘛)。大意是讲,苏东坡连连外放的两段时间里,每到一地即收当地一名妓为妾(当时的诗人,去妓院都是谈恋爱的),离职赴府时,即将之送人,继而再赎新妾……她软软的声音好像公园里老人们聚在一起玩赏的画眉鸟,这样子作结道:“妻子也是,这些妾也是,苏轼真是很对不起她们啊!”
则我殊不以为然。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,岂非苏子之句哉?短松岗上株三万,岂非苏子手植哉?十年流离奔波,旧情只有愈深,何曾相望?换作是你,一个普通的女子,身后十年仍入爱人梦中,还不满足吗?乃至于作成诗文,传世千载,我们这些一千年后的人都能见证这样的爱情,还不能满足吗?
再说这些妾们,个个皆是教坊名女,要让前途渺茫不知去处的苏子带着颠沛流离,难道是负责任的态度吗?托与友人,是因为苏子自知无力保证她们的幸福啊!
“但是,但是……”
她有一个习惯性动作:右手轻轻握住,搭在胸前,左手则放在身前按住衣角。她的步态往往是这样的,在坐姿时,如果情急欲辩,也是如此。
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动作,往往惹得我等气血方刚的少年们意乱情迷——不过我还是有点免疫力的,知道这是在讨论学术问题。

“但是还有北宋第一名妓琴操,为了他出家了啊……”
这是我才终于开窍——这不是学术问题,于是笑了起来。
她并不是要对东坡大加挞伐,而是为琴操这样的,历代才女们的红颜薄命而感叹——
也就是所谓的“惜美”、“伤美”呢。
这样的小女儿家心境,真是再可爱也没有的了!
——我缓缓靠在椅背上,长吁一口气。自己多么的不解风情,居然没来由对她发了一通无端的感慨。
不过,事情是没完的,她仍然在等着我回应。
我于是道:“怪只能怪,苏子越老越有魅力吧?”她听了,突然展眉笑起来,桃花眼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。
苏子绝想不到,身后九百年会有我一位后生在一个小女孩子面前,为他解了重围。但其实,不是我为他解围,而是苏子自己那,历经磨练而愈益光耀的才情、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的心灵、多流泪水而愈益清明的眼,令他突破九百年时光重围——
来到我们面前。九百年淘沙,留名世上者,有几何哉?……

感慨又归感慨。不过,我更关心的是:苏子究竟何以如此有魅力呢?
岁月蒸华发,却能令教坊首部们,为之生为之死,为之入空门——
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?

猛然惊觉,自己已经对着她发了好一会呆。
而她一脸安恬地望着我。
我突然想:
如果苏子犹在,会不会,把她也迷了去呢?

·香

·Run Loli Run!

·眼镜,眼镜

·我有一个恋爱

好多地方都看到这贴了 - -

总共才发了3个地方 还有一个超偏僻的所在

很好,很强大,我竟然无聊到在这论坛来注册个号的地步。。。。

貌似偏僻的所在难道是指的天源论坛?

大葛格~~什么是萝莉控?

我已经不在N个地方下看到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传播速度还真广泛

很好,很强大…在4591论坛才看完;A069; ;A069; ;A069;

最好加个水印

…老婆大人真实写照…额…

你老婆这个样…照顾一辈子孩子把

第一次看到…

看过一次两次三四次,五次六次七八次的人飘过

估计露露是没看到过…或者看疯了

回多少帖子就看过多少次被

1更 回多少帖子就看过多少次

湖湘水寒,是以往往有辣油当口。
荆楚夏暑,因而常常是瓜果在案。

快更

这个世界从不缺少萌,缺少的只是一双发现萌的眼睛

楼上那头像就巨萌:7_493:

什么啊,语言逻辑我是不明白了,代沟啊